Login
 
2017.01.07 Sat

您会用哪三个词来描述您最要好的朋友?


Ben、Kylo Ren、表哥?
隨便都好。

他倆在餐廳外的露天座位百無聊賴。一個興致闌珊的掀著酒水單,一個咬著喝乾的咖啡紙杯杯沿,不知道望著天空中在瞧什麼,也許在尋找逃避對話的需要。

一年一次的家族聚會,家長組大遲到。這次誰開車多半可以猜中,最後應該又會以互相指著對方鼻子的雞飛狗跳方式粉墨登場,鏘鏘。不就是場晚餐,他們兩個這麼準時乖巧幹嘛?好像他們同時都沒有宇宙最不靠譜的親爹們一樣。畢竟人才不會只光年紀的成長而對時間產生較多的責任感,更多的是撒手一攤拂袖哈哈。

男侍出來打完兩趟招呼就留他們在這了,一男一女簡直像餐廳門口的無聊擺飾。再等下去出餐時間也只剩不到一個小時,他們可能要趕快思考後備方案,只好停止繼續”我才沒有假裝無視你”的沉默遊戲了。

「嘿Ben。」

對方一臉從遙遠的星球回來的樣子,迷茫一會後,緩慢的望向她。

「…Kylo。」

「好吧Kylo,最近怎樣?」

「…你確定我們要在他們還沒到之前開始這個嗎?」

「有差嗎,說嘛。」

「這樣待會要再說一次,很浪費時間。」

她翻了一個大白眼,從Ben/Kylo手中抽走那個可憐的備受折磨的紙杯。「我們現在難道不就正‧在‧浪費時間嗎?怎麼樣,你好嗎?」

「......好。」

「那算什麼回答蛤?用點心好嗎?」

「就,行,還行。呃妳還留著那個…」

「對,奇葩的髮型,這是藝術,謝謝關心。工作如何?」

「也還好。我還是覺得你對藝術有誤解,它們看起來還是像坨屎。」

「沒有人問你。然後是的,你看起來還是像坨混帳。」

兩個人對視,後一秒噴出笑聲。熟悉的友好感隨著打破的薄冰溢了上來。自從Ray偷偷休學、跟所有人不告而別,搬到另一個城市去追求新的人生目標後,她與Ben之間的連繫也尷尬淡化了。

倒不是說他們有因此吵架或失去音訊,只是簡訊留言與第三者轉達的他人生活大綱太短太沒真實感,間隔一長連主動都令人有點卻步。

不過Ben還是那個Ben,或者說Kylo Ren,就算改了稱呼樣子也沒有相差太多。五年前的事,當初也是鬧得轟轟烈烈。可惜並沒有在多了一個花名後就變得無敵帥氣之類的,依舊那副活屍模樣,對不上心的事情一概無視,只有在提到劇場的時候才會突然變身。

總得來說神情是有比較開朗,大概是某部分的背景被解套了,想想跟她自己做的事差不多一樣,逃離以後才學著開始思考人生。

「那你呢,一切還好?」

「不錯啊,很……自在?離開家的感覺和想像中還蠻不一樣的。」她斟酌了一下沒想到該怎麼形容。

「被現實生活蹂躪了嗎?」Ben訕笑。

「是被房租。不過找到工作以後好多了。」室友們也非常有趣。不過她還沒打算跟Ben分享這部分,她也還未猜透Finn與Poe,不如先享受現況再說。

「如果你有說,我可以支援你的。」

「謝謝啦,我沒問題的。」

他的表情看上去嚴肅又有點受傷。「我是指當你搬出去的時候。」

原來是這個話題嗎,啊哈。

「我不想說抱歉可是.…..好吧,我對那時候的自己很不滿意。可是沒有人幫得了我,離開是唯一能思考的最容易的事所以我就做了,就醬。」

「你可以至少提一聲的。」

「別忘了你當時在海的另一邊忙著排練呢,大演員。」

「我才沒有,那是一個非常微不足道的角色。是因為Phasma需要人手,時間太短、我甚至都不夠專業、你知道最愚蠢的是我的口音───」

Rey不禁苦笑。要想打斷Bne與他最要好的朋友(又稱自我嫌棄)之間的甜蜜共處是依舊是一件殘忍的事,嘖嘖。

「───Ben。」

「Kylo。」

「Okay, Kylo。」

「Rey,」他側過臉,一縷頭髮從閑散紮綁的馬尾小球掙出來,落在太陽穴邊。眼神看起來好認真。「你讓我覺得好心碎。去買第一輪酒我就原諒你。」

「啊哈哈哈哪裡偷來的爛台詞,這裡又不是Bar。再說等姑姑來你要點全部她都會記在帳下啦, Baby Ben Ben。」

Rey收到了一個來自黑暗面的死亡瞪視。她笑到整個人都要抖起來。後者忿忿地從她手中把紙杯搶了回去。

「我懷疑他們會來的及。我超餓的。我要吃肉。」

「我也餓了。」

「肉。」Ben揮舞他那厚長的大手指,比劃著想像中的空氣牛排。

「你覺得我們可以先點些前菜嗎?橄欖或起司之類的。」

「肉。」幻想中的啃咬切逐漸換成咬牙切齒,臉歪嘴斜的低吼。

不敢相信這個幼稚青年其實整整大了她7歲,年長應有的智慧都到哪裡去了?

Rey提起肩背包走進餐廳,向男應侍打了招呼點了加大的火腿冷盤與起司,又選了葡萄酒和一杯處女瑪莉,最後跟著服務生走回外面的位置。

「Bon appétit!」
「Bon appétit.」

他倆靜靜的用著餐。Ray看著Ben把餐具當無物,手指拎了片火腿就往嘴吧裡塞。吃法這麼不羈,一開始還裝模作樣披餐巾不曉得是在幹嘛。她忍不住想到BB8,看來只要好好教養,動物早就勝過兩隻腳站立的猴子了,瞧瞧這頭野獸。

「喔然後……我回去讀書了。」

Ben朝著她的方向瞟了過來。「我以為你不喜歡?」

「是我住的地方的社區大學,不是之前那所。讀風險管理。」

她本來還有點猶豫要不要提的。不過看到Ben,好像所有的戒心都無所謂了。晚一點也許還能在姑姑和爸爸面前替她稍微站點台。

「好玩嗎?」

「危機處理還蠻有趣的。跟體操比起來。」

「不意外,你太擅長那個了。轉換跑道好。」

Ben又拿了塊深色帶斑點的火腿捲起司。他的語氣和態度很隨意,但不隨便。總把別人(通常是Rey自己)覺得好像很嚴肅的事情總結得很輕鬆。她喝了一口略帶甘味的酒,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好久沒有覺得如此放鬆。

「你呢?最近有在排演什麼嗎?我爸說你有一小段時間沒上台了?」

「之前休息了一陣子,大部分是幕後。也做了點打工性質的木工。」

「舞台?」

「嗯,再半年我們有新劇碼要上,偶爾就幫忙一下。」

「喔喔快說!」她拿著叉子朝Ben那裏的空氣頤指氣使的戳。

「新的角色是……騎士,跟亞瑟王還有聖杯有關。會根據傳說走向但是劇本把背景搬到外太空上了,到時候也會讓觀眾參與,會有點互動性質實驗劇的走向吧。」

「酷斃了!那你們在太空上還會用劍嗎?!你超會那個的!」

「這個我不能講,不過到時候可以弄首演票給你。」

Ben神采奕奕的邊說邊撥弄著頭髮。在深色的髮絲之間,一剎那有個小小的亮點划過,她的視線跟著閃光的方向看了過去。

「───那是戒指嗎?!BEN?!」

對方愣了下,倉促的笑了,混混悶悶的喉音聽起來比剛才所有對話的感覺都溫暖許多。

「對方是怎麼樣的人!告訴我、我要看長相!什麼時候?!Bennnnnnnnnnnnnnn!」

1米9的成年男子瞬間變成靦腆男孩,微笑讓臉頰的痣們看起來都變可愛了。太可怕了,Ray決定她一定要趕快見見那個能讓Ben擺出既噁心又幸福表情的神奇魔法師。

「他是個…嘴吧很壞的人。但工作的時候很專業,是會讓人想要景仰的人。」

「…...喔不告訴我你沒有跟那個劇院老闆結婚了。」

「沒有。」他眨眨眼。「───但我們的。」

「天啊我真不知道該先為你開心還是為你捏把冷汗。拜託,你們千萬要永浴愛河,你死都不要離開他,這樣你就一輩子都不會失業了。」

「你好失禮。」Ben裝模作樣的特別用戴戒指的手掩住嘴,眼神笑意根本不像有被冒犯。

「大家會為你們高興的,操心跟就伴娘交給我好了。」

「婚禮務必請你換個髮型,不然Hux會拒絕讓你入場的。」

「反正最後會變成姑姑說了算的,放心吧。到時會是場控制狂與控制狂的史詩級混戰,頭等席我坐定了。」

「拜託不要。」相較Rey的異常興奮,Ben突然間看起來好絕望。

「……說到姑姑,他們也太久了。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Ben刷了刷他的手機。「我媽說要到了,你那裡呢?」

「不知道,爸爸早上電話完就沒有音訊了。」Rey打開自己的手機,發現差不多半個小時前有封新收到的訊息。打開之後她後失去淑女禮儀的哀號出來。

「喔我的天啊。」

「怎麼?」

「我爸說他趕不上了。要我跟Leia姑姑問Skype行不行,她會發瘋的。」

Rey的頭頂突然壓了隻大手下來,厚實磨蹭的手掌著實給了她一點安慰。她洩氣的把手機扔回包裏。

「我猜他可能沒趕上飛機?」

「我猜他可能根本就沒出門。」Rey一臉嫌棄問蒼天。

Ben把壓著她腦袋的手抽回,起身調整了大衣衣領。不得不說當這個人認認真真過起生活的時候是還挺人模人樣,粗曠外包了層文雅的皮。Rey真心搞不懂這個複雜的人,而那張臉正提起個邪惡微笑。。

「說真的你們Skywalker家到底怎麼回事啊?」

「我才想問問你們Skywalker家是在搞什麼咧。」

「上啊危機處理女俠!是時刻展現你的英勇了咻咻咻咻───」Ben似乎是想要表演披風飛天的姿態,可看上去像個游泳溺水的白癡。

「那是什麼狗屁東西───等一下我好像看到裘伊叔叔了,他───」

『───等等在你爸手上的那是披薩嗎?!!』

「我要去殺了他。」

「…我要來點酒,好多好多的酒。」

「你越來越像我媽了。」

「Becareful,Ben。」


---End.

2eed7eea9f639aa185def7161c6f6f09.jpg

我還是第一次寫到ASK超過字數,不知道中了什麼邪喔XD
 
2017.01.07 Sat

您希望谁是您的黑帮老大?


跟姘頭一起把Snoke弄進下水道,現在他是老大了。

domhnall-gleesonX.jpg
 
2017.01.07 Sat

您在街上发现的最美好的事物是什么?


Millicent.
(喵wwwwwww

ph-.png

 
2017.01.07 Sat

您听人说过的最奇怪的事是什么?


「你是什麼東西啊?」

小小尖尖的劍戳在Ben的鼻子上,持著縫衣針武器後頭的是迷你的小軍人,服裝五官跟他手中的小小劍那般精緻。氣憤鼓起的小臉彷彿下一秒就要跟他的頭髮一樣燃起火的顏色了,跟細細的音量和身影比起來還算是頗有氣勢。

「說話啊!我是第一秩序的Hux將軍,我命令你回答!」

劍尖左左右右刺著他的鼻翼,Ben覺得不妙,好像要打噴嚏了,他縮了縮臉。

自稱將軍的小小人被Ben起伏的頰肉推歪了一步,盯著旁邊騷動氣息開始呼呼的兩個黑洞,逐漸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tbc?

268078.jpg

班列佛遊記,小人崛起!(??
XDDDDDD我無法自持一直想寫這個!!!!還有大鼻子情聖哈哈哈

 
2017.01.07 Sat

铁皮人得到心脏,稻草人得到大脑,狮子得到勇气,您得到什么了?


BenBen得到了男朋友!!!

(某將軍:不!他才沒有!
Millicent在床角封了BenBen為新鏟屎騎士,喵。

rylosmile.jpg
 
2017.01.07 Sat

您是否因生气而砸碎过什么东西?


光劍玩具、同修情誼、親子關係與自己的心。
還有追將軍追到尊嚴破損不堪,是控制台先惹他生氣的。

121604.jpg
 
2017.01.07 Sat
20170106.jpg

在甜膩甚麼啊真是XD
 
2016.12.28 Wed
I don't want to fuck up but I presume I am kind of on the way with devil's speed.
I mean the test, 12 days is too short and I wasn't concentrate enough.
Just play around like a piece of shit. (But i'm so enjoy it!!!!!)

Also I'm so in love with Adam Driver in Girls, dammit!
His character's personalty is so distracts me. Uhhhhhhh! Look at him!!!!

20161228

\(///////∇///////)\
 
2016.12.21 Wed
按照這個走向大家都是幽靈船CP啊靠。
戰爭好可怕,我想回星聯了。至少ST的Sopck翹了還Kirk可以萬里尋回來。
而且Hux他媽還很討厭複製人,他怎麼可能會複製自己。我竟然放任大腦迷上這賊船,我自責。
SW8不要太早來!!!!
 
2016.12.18 Sun
and I'm like:
"EVERYONE STEP BACK LET THE HEARSE DEPART!!!"

Shut up and fucking leave them along!
Please.
I just can't.
They not deserve that, no.
 
2016.12.14 Wed

说一个您国家的领导人应该解决的问题。


要吐了。
猛盯著螢幕報告故作鎮靜的Hux,腦袋攪和得一團混亂。

Kylo Ren在近83小時前的外環活動中被反抗軍埋伏帶走,沒有後備戰隊的狀況下第一秩序直到昨天才接收到鄰近基地的消息回報。空無一人的戰座機外側撞得強烈變形,沒有爆炸;但內部機艙則毀了不只一半,處處是光劍與爆能槍的灼燒痕跡。

不知道是不是起飛後才摔機的,傳送回來的照片裡判斷不出太多細節;也許對方派出的原力使用者也不只一個,說不定為了抓捕他連天行者也找上了。

就在剛才,反抗軍單方面朝各星系發佈了第一秩序武士團長伏首的影片。
開場的Leia將軍退開後,是帶著電子鐐銬的Kylo雙膝跪地,光劍丟在一邊。臣服的姿態雖沒有減少他體型衣著給人的壓迫感,但他的神情讓Hux想把胃整個都嘔出來。

他沒有戴頭盔。那張太過誠實的臉上寫著對不起,Hux能認出那種祈求式的表情,當Kylo Ren真真正正試圖向他道歉,不用上嘴吧而是朝著他腦中傳遞私語的方式。

但這次Hux什麼也聽不見,距離太遙遠,當然力量也可能被完全限制了,真像失敗的狗。

可他為什麼要道歉?道什麼歉?
什麼

他聽不仔細Kylo唸的稿,畫面裡確實說了哪些將會提供第一秩序的情報、或是任何協助的部分,他連對方究竟是被強迫、或其實根本就是自願投誠也沒辦法清楚分辨。

Hux要考慮不上Kylo了。
相比之下他的處境簡直超級完蛋。

除了他有整個第一軍團的人要顧及、後續對策以及新計畫的擬定;還有另一個心臟,正在他自己的那一個下方淺淺的跳動。

Hux還沒有想好該怎麼告訴誰,看樣子他也不必準備了。

HUXXXXX

---

歡迎收看”韓劇:『來自流星的你-被當成宇宙垃圾亂丟的孩子
不知道什麼鬼XDDDDDDDDDDDD

我!應該要讀書的我!把時間偷來寫文XDDDDDDDDDDDD(毫不愧疚
 
2016.12.07 Wed
去報了GIA!XDDDDDDD把老本挖了一些哈哈哈XD
這麼多年總算是有好好的要來完成這件事了XD雖然是函授課程,不過反正用的到!!!
讀書!!!!!!!!!!!!!!賺錢!!!!!!!!!!買咚咚XDDDDDDDDD
 
2016.11.30 Wed




為小裁縫、敬多鬧!
還被拐了限量精油...(腦波弱XD

這不是我第一次為CP繳會費了...這些愛爾蘭島上的妖精到底怎麼回事嗚嗚嗚。台灣買不到FatFace也讓人很難過。

---



跟一般款的差別是蓋子盒子全部是金色哈哈哈XD裡面的亮粉也比較金wwww
 
2016.11.24 Thu
4th day free but totally got sick at home, so poor me.
Went to the city hall yesterday and found out I'm not fit for unemployment benefit unless I pick a 30 days course, little bit disappointed about that.
And these days just keep raining, terribly wet, I want to cure soon please stop raining! QAQ
 
2016.11.19 Sat
Yeah my new life will start after tomorrow, must take next step! It's like hot and cold at the same time, happy but with anxious.
Anyway I have some new goal just in front of my desk.

■IELTS
Okay, I knew so fucking well that I can never escape from this. Pasted the level skill B1 last year was just a tip. If the fortuneteller is true, then I better to get another proper degree within 2 years. Also TOEIC only for Taiwan to use, stop hanging around as a baby.

■GIA
The Applied Jewelry Professional Program would be useful I believe, no matter which country I decide to stay.

■Canada
It will happen in next year, soon. After all ability I have improve and capable to deal with a new challenge.

And when I over above all, then I will going to study French. If I would stay luxury industry then this country's language could be very useful indeed.

Bring it on!


 
2016.11.18 Fri
trashparent.png

失業倒數前閒閒
 
2016.11.17 Thu

好东西只留给懂得等待的人,您同意这句话吗?


Kylo又哭了。
軟灘爛泥的陷在棉被和枕頭堆裡,像塊烘熟的蛋塔,散發著潮暖帶著烤過的氣味。

Hux不懂該拿他怎麼辦。

總是這樣。武士人前一副強悍,陰鬱幽然的面貌卻往往在他倆切膚交流後出現。有時是一語不發,結束肢體相連後只是深沉的呼吸,冷漠的氣息籠蓋整個房間,他可以選擇性避免直接就睡過去,也就聊無介意。

但有時是像現在,腦中似有似無細細訴語的喃唸,好像還夾雜了其他東西,他聽不清晰,滿心浮躁。

「...安靜一點,還想睡就閉嘴。」

小小的抽鼻子的聲音停止了,擱在枕上的黑毛調整了下姿勢,大大的褐色眼睛望著他,眉頭揚起,嘴唇兩片噘著好像自己才是那個被煩到的。

「幹什麼。」

Hux把對方伸過來的手拍走,後者把被子拉起連頭一起蓋住,悶悶地哼聲。

「......」

「說了睡,不說滾。」


『...真喜歡你...』


腦袋一接收到武士斷斷續續猶豫的聲線,回音就從他的皮膚底下竄出來了,把Hux的頸後耳朵搞得又惱又暈又流汗。

「你!!!用嘴巴說啊!」

「可是…你知道、喜歡......聽起來太光明面了、可是......」

Hux睜大眼自暴自棄、咬牙發出了困獸般的低吼,還想把湧上來的困窘吞下去。

「睡覺!!!神經病!!!」

將軍給了神經病一巴掌,他也喜歡這個把他身體腦袋都搞得發瘋的、只在他面前沒出息的三八窩囊廢。

---

躁鬱患者倫。

girls.s03e02.720p.hdtv.x264-killers.www.RapidMovieZ.com[12-17-34]

 
2016.11.05 Sat

您会建议每个人尝试什么?


Kylo給將軍來了個共和國式的熱吻。

暖、又喘,交換的唾液沾黏、鼻子跟鼻子蹭得彷彿要生火似的,還舔他耳尖。
Hux的大腦從耳窩潮濕吐息的剎那就當機了,Tarkin的《我的奮鬥》只停在第二段持續重複,親個嘴幾乎要掉他老命,何必。

「等等等等在溫存的時候默背那種東西...太掃興了吧你哈哈哈———」

前秒還很帥渾身充滿黑暗面男友力的武士,後一秒忍不住噴笑出來。

「不准讀我的腦!」

「明明你背超響都已經唸出來了好不好———」

Hux差點以為自己就要在登基的同一天被謀殺了,拜託。
...感覺什麼的他才不承認呢。

當然,Kylo還是聽得見。
(^.<)*

---
薑軍要kylo人親親才肯高興起來。

20161115-1.gif
 
2016.11.03 Thu


DIMINUENDO

Oh, the storm clouds were moving across your eyes, and I
Could hear the war drums pounding from inside your mind, so I
Gave up my life for love, but it still was not enough
But it still was not enough
But it still was not enough

My heart shattered apart with your sanity, but I won't leave
The stars have scattered across a haunted galaxy, please,
Hold on through Heaven and Hell, hold onto each other,
Or I fear we won't recover

On your side, on your...
I'm still on your side
On your side...
I'm still on your...

Jump-start the innocent parts that once dared to dream, before
The spark diminishes from the life you're meant to lead, are you
Gonna let it burn out, are you gonna let it
Fade away?
Fade away?

On your side, on your...
I'm still on your side
On your side...
I'm still on your...

On your side, on your...
I'm still on your side
On your side...
I'm still on your side...

There, there, it's better late than never
(Never say never again)
There's always time to start this over
(Over and over)
 
2016.11.03 Thu

您最喜欢哪种花?


Kylo做事總大手大腳,弄破這個壞那個,簡直大腦控制不住巨人體型的白痴;可他心思卻又細密得猶如姑娘,能在無人覺察的狀況下身體力行噓寒問暖,不時預備驚喜,讓Hux又憤又奇。

瞧瞧他這次任務又順了當地什麼奇怪土產回來,淌著紅稠糖漿的腦花蛋糕,放在純黑色的盤子上,視覺效果詭異無敵。

「…丟掉。」

「他們過節啊、你至少吃一點吧~~~」

笑得一臉開心的智障還用原力巫術隔空弄了塊切片,不能忍受。

「馬上把這垃圾從我桌上拿走,我會裝作這件事從沒發生過,或者你選擇現在就去死。」

「Pumkin來,吃~腦~補~腦~~~~」

「滾!!!!!」

---

錯過萬聖節了XDDD豬腦袋倫XDDDDD
maxresdefault (2)
 
2016.11.03 Thu

在您看来,你曾经送给别人的最好礼物是什么?


Kylo Ren索思了好久,到底要送甚麼禮物給愛人對方才會高興。
最後他決定前腳把Snoke師父的座標發給反抗軍基地元帥,後腳調虎離山幹爆敵營,順手拱將軍登基,宇宙又一次恢復了和平。
Hux心花怒放把新帝國交給Phasma,Kylo來場皇室巡禮,乘著終結者號做星雲版圖周遊,讓子民們朝拜下他們的新皇帝。
Kylo一鼓作氣趁著出航前交代船艦全新裝修,精力旺盛還親自上任監工,原力眷顧下的結果是蜜月之旅因緣際會成為了做月子中心,真是皆大歡喜,可喜可賀。
ヽ(・∀・)ノ

---

想不到梗回答就隨手產個崽.....我這種思維行不行啊...

20161102-6.gif
 
2016.11.03 Thu

如果您可以自己创业,您希望创办什么公司?


Gym.
"Yoga Meow Meow Empire."

(想不出來更適合他的了...XDDDDDD
tumblr_inline_oalkjlKnkg1qad3ja_500.gif
 
2016.11.03 Thu

关于您的八卦传闻,哪个让您觉得好笑?


-Hux將軍的運動神經很差勁。
說笑呢。

20161102-1.jpg
 
2016.10.27 Thu

您是否想过获得意外之财?


「孩子......會成為你人生中重要的財富啊,將軍。」最高領袖Snoke說。

「我才沒有要求過這個!!!!!!!!!!!!!!!!!!!!!!!!」

武士躲在他的面具底下,遭受著A.粉色兔兔B.紫色花花C.藍色星星的郵購嬰兒床罩組的考驗,他需要Hux的幫忙救救他的選擇困難症。

20161027-1.jpg
 
2016.10.27 Thu

這是什麼超棒的獨角獸心情圖!!!!超棒!!!! 來個卡片題:蓮蓬頭,紅茶,指甲剪。CP不限妳儘管原力覺醒!


Hux,將軍,現在,心情超極差。

先是下床踏到了Millicent的指甲剪,接著想沖澡的時候看見分屍的蓮蓬頭、淅淅哩的漏著水好似屍骨未寒。
這宇宙象限沒有東西可以來澆熄他的惱怒與絕望了,連一萬聯邦公噸的納布紅茶也不行。

某人外環出勤的前一晚他們總算搞了,活生生搞成基地爆炸未遂。
Hux看著半毀的衣櫃與房間,喵喵找著自己的貓,考慮未來再也不要和任何原力使用者發生關係。

---
出任務的某人:
—第一次就解鎖漂浮姿勢好像太早了,後背有點疼。

2016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