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2017.03.10 Fri
[SW7/Kylux] 荒唐詩篇

Ben/Hux, Poe/Hux
現代AU

※建議看過電影Paterson再閱讀,情節帶入有。
※隱肢體暴力,請小心食用!:)

---

他從槍管口救下了茱麗葉,在只有附近鄰居飯後問津的昏黃酒吧。

這個實質上更像群聚眾賭社區公園的存在裡,發生這種情愛糾葛倒不見怪,但估計明早就會傳得沸沸揚揚,畢竟拿假槍威嚇人這檔子事也只有喜劇演員幹得出來。

羅密歐被老闆丟出門前,還功頌若無愛、人生豈不了無意義等云云,生活真刺激。
在心跳慢慢平息,腦中的嗡鳴漸弱後、Ben才好好注意了獲救的對象。

紅頭髮、綠眼睛、高高佻佻,被熱愛莎士比亞的前飛行員前男友搞得出了名,聲名顯赫的茱麗葉。比起以純真愛情的少女之名,在推擠拉扯的鬧劇後的樣子,看起來更適合被稱為半醉的女巫。從蔥蔥鬱鬱的森林裡混進人堆中,被酒精攪渾氣血,道德規範模糊的妖物,擅長招惹一身鮮腥且享樂其中。

雖然大部分都是從別人口裡聽來的。但從對方臉上悽慘卻還帶著的奇異滿足感的微笑裡,他猜想多半相去不遠。

「謝了,大英雄。」
「不、沒甚麼。」
「速度真快啊Ben。」酒吧老闆朝他倆推了兩杯,順勢拍了他的肩。
「反射動作而已,我還以為那是真槍。」
「你看起來比Poe還害怕。」

他的確是,他只是比一般人多了一些面對暴力與恐懼的經驗。他都快忘記以前有多熟練。

「我知道你,你是開運輸機的,Ben?」
「是。」
「Hux。」
「嗨Hux。」

跟Hux握手像是在撫摸蛇尾,滑溜又帶著冰涼的薄繭。Ben按耐著禮貌,告訴自己不能太快把自己肥厚的指掌收回,否則像是在拒絕好意或邀約。

「Ben是小名?全名是?」
「Benjamin、Benjamin Solo。」
「所以你也是個Solo。Han Solo是你甚麼人?親戚?」
「我是他兒子。」
「我不知道他有兒子。不過我見過他傳說中的女朋友。歐迦納將軍,是個很棒的女人。」
「那是我媽。」
「哇噢,抱歉。」
「沒事。」

「所以你父母都是英雄。」

剛好是,Ben想。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住在一個總出著名軍方將領的城鎮,散個步都能遇上退伍軍人與他們的親屬後裔,他自己只是個開運輸飛船的無名小卒,而眼前這個跟前名飛行員約會約出聲望的男人讓他很難接話。

Hux見他不回應,握著酒起身繞過撞球桌,在點唱機台選了首不太符合酒吧氣氛的舞曲,再隨著樂曲搖搖晃晃的坐回Ben身邊。

「關於你父母,如果冒犯了我很抱歉。總之就…敬安納金。」
「敬安納金。」

他們對著吧台後貼滿整座牆的偉人剪報舉杯致意,附近座位的人聽見後,也習慣性的稀稀落落致敬了幾句。

Hux眼眸裡反射的霓虹光彩讓Ben想替他填一首詩。用上酸澀挖苦、跟甜美沾不了邊的直白句子。
即便Ben對他的認識,還不足以描繪他的靈魂與肉身,但南瓜顏色的茱麗葉這半個夜晚的插曲,夠他敘述上半個月。

「你要送我回家嗎?」

「可能不行,我明天六點半上工。」Ben的確考慮了,但他想Hux畢竟是男性,應該沒問題。

下一秒Hux瞪著眼,評斷智商的方式看著他。

「明天星期六。」
「噢。」

於是Ben跟著Hux走了。他把BB8留在了酒吧外側水管,反正這狗多半沒人想要。
目的地其實就五分鐘不到的路程而已,他原本以為Hux是住在更要有錢的南區,他的口音跟儀態充斥著那裡政客身價的味道。


Ben享受了一場堪稱他人生史詩級別的愉悅性愛。


他記得好多好多吻,還有好長好長又好好摸的腿。
腦袋的組成大概只剩糜爛的糊糊,身上是酒精半退與濃厚的體味。

「我才不是甚麼小淫娃。大家都搞錯了。」Hux一邊套著褲腳一邊說。「我們只是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不過Poe以為鬧得轟轟烈烈就是愛情,要解釋得讓他清醒,太累了。」

根據Ben到現在還維持著前半個小時的姿勢無法移動,他推論與普通人相比,Hux算得上是挺荒淫無度的,不過他不敢說。
但他可能會寫下來,一個擅長肢體之樂的成熟南瓜。

「好了。我要走了。」
「啊?」
「我不住這,這裡是Poe的家。」

Ben從床上嚇得彈起身來,環視了周遭。難怪進門時踩到地板的劇本及書堆的違和,倒是說得通。

「你又沒問,」Hux看上去絲毫不愧咎,也許就一點點。「這裡也比較近。」
「我也一起走。」
「你該待下來,說不定Poe回來看到你會很開心。他很崇拜Han Solo。」

Hux摳著牆上泛黃的空軍招生舊海報邊角,半打量著Ben穿衣服。這時候他的臉上反而升了點羞赧之色,看上去微妙的年輕可愛。

「我不喜歡我爸。」
「我也是。」
「我也不喜歡空軍。」
「我也是,但你開運輸機呢。」
「總是要有人送食物載垃圾的。另外那是我外公的遺物。」

他們倆一齊走出公寓的大門,在清晨的深青天色裡呼吸了今天第一口新鮮空氣。
Ben把外套拉鍊拉緊,清涼的感覺讓他肺部有點搔癢,平日總是沉澱的情緒彷彿也感染上了新的朝氣。

「你知道天行者安納金,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開運輸機的嗎?」

「跟我說說更多吧。」


End.

---

Pumpkin

My little pumpkin,
I like to think about other girls sometimes,
But the truth is
if you ever left me
I’d tear my heart out
and never put it back.
There’ll never be anyone like you.
How embarrassing.

(源自電影Paterson)
---

聽Paterson原聲Willie West-I'm Still A Man (Lord Have Mercy)-Instrumental的時候腦袋突然就浮起來這個鬆軟的橋段XD

結局是Poe負氣把BB8偷抱走了,遇上有錢人南區自殺失敗的警察Finn。Ben如果你要說他是收垃圾的我也不反對XD跟Hux在一起後以Kylo Ren為筆名出道。(有時候Hux會燒他的詩取暖,就偶爾XD)
雖然不明顯,但這裡設定軍人Han退伍後是會打小孩的,是的,對不起。然後他和Leia也沒有結過婚。
安納金是市裡出了名的戰爭英雄,不過鮮少人知道他是Leia的父親,Ben會讓Hux知道的。

P73RWfY16MZpr2jmehH0.jpg
Comments
  • Name 
  • Mail 
  • Url 
  • Text
  • Pass 
  •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