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2017.07.15 Sat


Pray - JRY feat.Rooty

I've playing with my demons
Making troubles for yourself
And these days are far from over

You know I can't help myself
I love coming for you baby
And it's killing me inside
I've been dying for you baby
Almost every single night

Forget the words I'm saying
I know that I've been cruel
I pray for peace
Tell me why don't you

Oh I pray
I know that I've been cruel
Oh I pray
I know that what I do

I've been losing my religion
Making trouble for myself
And these nights are getting longer
You know I just need your help
I keep running for you baby
And it's eating me alive
I'll be dying for you baby
'Till you'll bring me back to life

Forget the words I'm saying
I know that I've been cruel
I pray for peace
Tell me why don't you

Oh I pray
I know that I've been cruel
Oh I pray
I know that what I do

I wanna throw it all away
For tonight, and the day another day
It's just you and me
And I'm on my knees
Would you pray for me
Would you pray pray pray pray

Oh I pray
I know that I've been cruel
Oh I pray
I know that what I do

---

The very only one song that I found good in Fifty Shades Darker. Such a shame because the previous movie has quite much great songs.
 
2017.04.20 Thu
秘書這工作真是無聊斃了,毫無進步空間與價值,以上。

And I can't even fuckin sure my English will improve. FUCK.
 
2017.03.24 Fri
我這周還沒寫東西,哈哈XDDDDDD是有想寫的東西啦XD關於Finn與Poe,一點點Ben。
真不敢相信我這腦子還能迷戀上這SW家族,真恥XDDDDDDDDDD
 
2017.03.19 Sun
Today is the end of the Republic.
The end of a regime that acquiesces to disorder.
At this very moment, in a system far from here the New Republic lies to the galaxy while secretly supporting the treachery of the loathsome Resistance.
This fierce machine which you have built upon which we stand will bring an end to the Senate!
To their cherished fleet!
All remaining systems will bow to the First Order!
And will remember this...

Fire!
 
2017.03.10 Fri
[SW7/Kylux] 荒唐詩篇

Ben/Hux, Poe/Hux
現代AU

※建議看過電影Paterson再閱讀,情節帶入有。
※隱肢體暴力,請小心食用!:)

---

他從槍管口救下了茱麗葉,在只有附近鄰居飯後問津的昏黃酒吧。

這個實質上更像群聚眾賭社區公園的存在裡,發生這種情愛糾葛倒不見怪,但估計明早就會傳得沸沸揚揚,畢竟拿假槍威嚇人這檔子事也只有喜劇演員幹得出來。

羅密歐被老闆丟出門前,還功頌若無愛、人生豈不了無意義等云云,生活真刺激。
在心跳慢慢平息,腦中的嗡鳴漸弱後、Ben才好好注意了獲救的對象。

紅頭髮、綠眼睛、高高佻佻,被熱愛莎士比亞的前飛行員前男友搞得出了名,聲名顯赫的茱麗葉。比起以純真愛情的少女之名,在推擠拉扯的鬧劇後的樣子,看起來更適合被稱為半醉的女巫。從蔥蔥鬱鬱的森林裡混進人堆中,被酒精攪渾氣血,道德規範模糊的妖物,擅長招惹一身鮮腥且享樂其中。

雖然大部分都是從別人口裡聽來的。但從對方臉上悽慘卻還帶著的奇異滿足感的微笑裡,他猜想多半相去不遠。

「謝了,大英雄。」
「不、沒甚麼。」
「速度真快啊Ben。」酒吧老闆朝他倆推了兩杯,順勢拍了他的肩。
「反射動作而已,我還以為那是真槍。」
「你看起來比Poe還害怕。」

他的確是,他只是比一般人多了一些面對暴力與恐懼的經驗。他都快忘記以前有多熟練。

「我知道你,你是開運輸機的,Ben?」
「是。」
「Hux。」
「嗨Hux。」

跟Hux握手像是在撫摸蛇尾,滑溜又帶著冰涼的薄繭。Ben按耐著禮貌,告訴自己不能太快把自己肥厚的指掌收回,否則像是在拒絕好意或邀約。

「Ben是小名?全名是?」
「Benjamin、Benjamin Solo。」
「所以你也是個Solo。Han Solo是你甚麼人?親戚?」
「我是他兒子。」
「我不知道他有兒子。不過我見過他傳說中的女朋友。歐迦納將軍,是個很棒的女人。」
「那是我媽。」
「哇噢,抱歉。」
「沒事。」

「所以你父母都是英雄。」

剛好是,Ben想。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住在一個總出著名軍方將領的城鎮,散個步都能遇上退伍軍人與他們的親屬後裔,他自己只是個開運輸飛船的無名小卒,而眼前這個跟前名飛行員約會約出聲望的男人讓他很難接話。

Hux見他不回應,握著酒起身繞過撞球桌,在點唱機台選了首不太符合酒吧氣氛的舞曲,再隨著樂曲搖搖晃晃的坐回Ben身邊。

「關於你父母,如果冒犯了我很抱歉。總之就…敬安納金。」
「敬安納金。」

他們對著吧台後貼滿整座牆的偉人剪報舉杯致意,附近座位的人聽見後,也習慣性的稀稀落落致敬了幾句。

Hux眼眸裡反射的霓虹光彩讓Ben想替他填一首詩。用上酸澀挖苦、跟甜美沾不了邊的直白句子。
即便Ben對他的認識,還不足以描繪他的靈魂與肉身,但南瓜顏色的茱麗葉這半個夜晚的插曲,夠他敘述上半個月。

「你要送我回家嗎?」

「可能不行,我明天六點半上工。」Ben的確考慮了,但他想Hux畢竟是男性,應該沒問題。

下一秒Hux瞪著眼,評斷智商的方式看著他。

「明天星期六。」
「噢。」

於是Ben跟著Hux走了。他把BB8留在了酒吧外側水管,反正這狗多半沒人想要。
目的地其實就五分鐘不到的路程而已,他原本以為Hux是住在更要有錢的南區,他的口音跟儀態充斥著那裡政客身價的味道。


Ben享受了一場堪稱他人生史詩級別的愉悅性愛。


他記得好多好多吻,還有好長好長又好好摸的腿。
腦袋的組成大概只剩糜爛的糊糊,身上是酒精半退與濃厚的體味。

「我才不是甚麼小淫娃。大家都搞錯了。」Hux一邊套著褲腳一邊說。「我們只是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不過Poe以為鬧得轟轟烈烈就是愛情,要解釋得讓他清醒,太累了。」

根據Ben到現在還維持著前半個小時的姿勢無法移動,他推論與普通人相比,Hux算得上是挺荒淫無度的,不過他不敢說。
但他可能會寫下來,一個擅長肢體之樂的成熟南瓜。

「好了。我要走了。」
「啊?」
「我不住這,這裡是Poe的家。」

Ben從床上嚇得彈起身來,環視了周遭。難怪進門時踩到地板的劇本及書堆的違和,倒是說得通。

「你又沒問,」Hux看上去絲毫不愧咎,也許就一點點。「這裡也比較近。」
「我也一起走。」
「你該待下來,說不定Poe回來看到你會很開心。他很崇拜Han Solo。」

Hux摳著牆上泛黃的空軍招生舊海報邊角,半打量著Ben穿衣服。這時候他的臉上反而升了點羞赧之色,看上去微妙的年輕可愛。

「我不喜歡我爸。」
「我也是。」
「我也不喜歡空軍。」
「我也是,但你開運輸機呢。」
「總是要有人送食物載垃圾的。另外那是我外公的遺物。」

他們倆一齊走出公寓的大門,在清晨的深青天色裡呼吸了今天第一口新鮮空氣。
Ben把外套拉鍊拉緊,清涼的感覺讓他肺部有點搔癢,平日總是沉澱的情緒彷彿也感染上了新的朝氣。

「你知道天行者安納金,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開運輸機的嗎?」

「跟我說說更多吧。」


End.

---

Pumpkin

My little pumpkin,
I like to think about other girls sometimes,
But the truth is
if you ever left me
I’d tear my heart out
and never put it back.
There’ll never be anyone like you.
How embarrassing.

(源自電影Paterson)
---

聽Paterson原聲Willie West-I'm Still A Man (Lord Have Mercy)-Instrumental的時候腦袋突然就浮起來這個鬆軟的橋段XD

結局是Poe負氣把BB8偷抱走了,遇上有錢人南區自殺失敗的警察Finn。Ben如果你要說他是收垃圾的我也不反對XD跟Hux在一起後以Kylo Ren為筆名出道。(有時候Hux會燒他的詩取暖,就偶爾XD)
雖然不明顯,但這裡設定軍人Han退伍後是會打小孩的,是的,對不起。然後他和Leia也沒有結過婚。
安納金是市裡出了名的戰爭英雄,不過鮮少人知道他是Leia的父親,Ben會讓Hux知道的。

P73RWfY16MZpr2jmehH0.jpg
 
2017.03.06 Mon
今年的新年新希望除了工作還沒有計畫,現在正好可以來安排一下。

■定存(台幣3/英鎊1)。
■英文進修-IELTS單字&讀寫進步到6.0。
■一個月10本書。
■一周一篇文。
■一周一張圖。
■精油知識(中英文)。

---

一直覺得要找外商的工作對未來才有幫助,面試過一輪以後才體悟外商頭但台灣人腦是沒辦法的,薪水也是。(30K以下怎麼活XD)後來想想媽的我之前不就做台灣企業還是在英國找到工作了嗎?機運阿機運。閒暇時候要好補充自己了,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真的。
 
2017.03.06 Mon
20170306.jpg
 
2017.03.06 Mon

Kylo拒絕了四次相親,而一次他沒有。

---

好想寫XD
 
2017.03.04 Sat
Depressed for two days, with bloody monthly cramps, finally feel better now.
Switch the emotional colour here for temporary.

---

I had a weird dream last night.
I am carrying, almost 7 months (I guess), but the terrible pain causes me lying in a hospital. My family says it's fine to give birth for but I refuse as it still seems too early.
Maybe I read too much Kylux mpreg fic in recent, but I felt so bloated.
When I woke up, I found the pain was actually from my period.
No wonder that feeling was so vivid.
 
2017.03.03 Fri
66da3f1agy1fd8qd0w14tj20hs0vkqct.jpg

Kylo的枕頭,聞起來像是他失敗的複製人。

汗漬未乾的涼潮之氣,靠近之前就魯莽橫直地撞入鼻腔;銹鹹銹鹹、還帶點受太陽焦炙過頭的沙漠土礫味道。

味太重了。
賀爾蒙分泌的也太旺盛,明明他們昨晚甚麼也沒做。

Hux側了側臉,頭往自己的枕心更靠入些,從這個角度看得到暗色的水痕,他不是很想沾染到。

他半清醒的幻想在對方枕頭灑上一把鹽,白白的顆粒鋪平,花一小段時間把氣味收拾,然後裝入空瓶存起來擺放。

標籤:智障的味道。
不,智障滋味;或是智障的臭氣。

Hux翻了身,把另外那側的棉被一鼓腦捲到自己雙腿之間的位置,夾夾晃晃。在與暖意一起逐漸升起的好情緒裡闔眼,沉回房中那股像帶膜泡泡一樣環繞的、安然的氣息。

---

(Kylo必須要剪短髮了,否則很快會有加齡臭的。XD


---


66da3f1agy1fd8qd2rn2dj20hs0vk7e9.jpg
 
2017.03.01 Wed
At least I have never regretted about my previous jobs I had chosen for.

(And seriously? I must have neat-freak about morality. No racist please.)

Can't believe that I was burst in tears now only because this.
I wasn't sad about the interview but felt sorry for the interviewer. How pathetic of her. How shame.Such easy to lose your own respect, doesn't you?
 
2017.02.21 Tue
PP2871SW_Stormtrooper_Travel_Mug_Lifestyle_800x800_1-800x800.jpg

Got this first order travel mug from ASOS Christmas sale in a fascinating value, yesterday my dad opened the box said he wants one too...either my brother. I have no idea how to get more as it was sold out...

Hey DAD, who ever told me he doesn't like star wars??? Huh?!
I guess I can get a Darth Vader travel mug to him. That's what he deserved for. :)
 
2017.02.21 Tue
20170214-2.png
I'm crying. I've just received a love gift from my favorite manager and a friend!! A Pandora bracelet!!!!
OMGOMGOMGOMG I am so soooo moved!!!! Can't believe they secretly prepared a gift, and not even mention they sent to Taiwan!! Bless them!!
Thank God let me met them, also lots UK friends, it's my dearest pleasure.
I will wear it all the time, as the memory and the promise I had made. I will be back.

---

Immediately purchased another pandora charms to match this lovely gift, definitely the Pandora Pudsey!!!!
Last year was the very first time that children in need to cooperate with pandora, which they launched a first limited edition Pudsey bear pandora charm, as the pic you should easy see below.
pandora-pudsey-bear-charm.jpgp923655.jpg
YEAH a face. Just a face. LOL(the right side is this year's, with whole body,)
I couldn't get the 2016 one because they were not delivery aboard from the UK. So sad.
But this year! they allow the US to sell it! And send to TAIWAN! YEAH!! Although I wouldn't for sure if the Children in need could receive a part of the money from Pandora as they do the sale price??? I hope they still do so.
Can't wait for it!!!
p923655_1.jpg
 
2017.02.20 Mon
每天都在取消關注的按鈕上掙扎,喜歡的作品跟作者本人之間的鴻溝太深了,例子不勝枚舉。
負面又頹廢、或是反道德反社會。原本是因為文筆的推敲之美而喜歡上的,竟然在日記與日常相處下看見這種面貌,我不行啊。
對於陌生人我是挺沒期待的,親友也是,然後反而會因為相處而發現他們偶爾閃閃發亮的一面而開心。(觀點上我大概是站於人性本"易惡"的角度在讀人的);可是比零期待還要更扣分的舉止言行真是...不是很想浪費我寶貴的時間繼續看下去。
真傲慢哈。
不過我本來這足夠的空間就是要繼續容納那些美好的人間風景的,NG的穢物就只好掰掰啦。不能在這個宇宙給你權力影響我周遭的空氣啊,我們就不要再見啦!

(講到這個,村上春樹在我眼裡是很真的存在,雖然已經好一陣子沒看他書,但是他如日記般的散文真是純粹的性格行為寫照,是我一直無法忘懷的珍貴印象。)

(也是有其他作者,但是要一一數點有點疲倦,以後吧?)
 
2017.02.15 Wed
loserland-1.jpg
 
2017.02.14 Tue
ENFJ-a.png

“主人公” 人格
(ENFJ-A / ENFJ-T)


“你此时此刻做的任何事都会激起涟漪影响他人。你的姿态可以照亮心扉也可以传播焦虑。你的气息可以将爱散发也可以使愁云笼罩。你的一瞥可以唤起欢乐。你的言语可以启发自由。你的每个动作都可能打开一扇心灵之窗。”---大卫•戴达



ENFJ们是天生的领导者,充满着热情与魅力。大约占据着人口的百分之二,他们常常是我们的政客,教练和老师,帮助、启发他人取得成就并为这个世界做有益的事。有着天然的散发着影响力的自信,ENFJ们能够指导他人团结协作,改善自身和周围群体,并从中取得自豪与快乐。

对人们怀着坚定的信心

人们常被强大的人格所吸引,ENFJ们散发着真实、关怀和利他主义,当他们觉得有必要的时候,从不会害怕站起来发表观点。对他们来说与他人交流是自然而然的,尤其在私人情形下,直觉型(N)的特点能帮住ENFJ们理解每个心灵,无论是通过事实与逻辑还是存粹的情感。ENFJ擅长发现人们的动机以及表面上毫不相关的事件,并能够把这些概念融合在一起,作为一个共同目标,用使人着迷的口才与人交流。

ENFJ们对他人有着真实的兴趣,甚至到犯错误的程度——当他们选择相信某人,他们会过于关心别人的困难,从而过分信任他人。幸运的是,这种信任常常会成为真实的预言,因为ENFJ的利他和真实能够启发他们在乎的人去成为更好的自己。但如果不够谨慎,他们的过分乐观有时会超出别人愿意或可以接受的程度。

ENFJ们也容易落入另一个陷阱中:他们有着惊人的内省和分析自身情感的能力,但如果过分纠结于另一个人的困境,他们可能患上情感上的臆想症,把别人的问题当成是自己的,尝试修复某个自身并不存在的问题。如果到了被另一个人所经历的限制而束缚自己的程度,他们可能会进退两难而完全无法帮助他人和自己。当这种情况发生时,ENFJ一定要抽出身来,用自省的能力来区分自身真实情感和那个需要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问题。

…再艰难的挣扎也不能够阻止我们去支持我们坚信的正义目标

ENFJ们是说到做到的真实而富有同情心的人,用富有传染性的热情去领导、团结、鼓舞团队是最令他们快乐的事。
有ENFJ人格的人是热心的利他主义者,有时甚至因此犯错,他们不会害怕因为拥护自己相信的人和信念而首当其冲。难怪很多著名的ENFJ是美国总统——这种人格类型想要带领人们走向更美好的未来,无论是领导一个国家通向繁荣,还是领导他的少年垒球队取得一场艰难的胜利。

---

又改變啦XD
 
2017.02.05 Sun
Why so serious? Because I must to. 
 
2017.01.26 Thu
161.jpg
塔羅

你選擇了「9、吉普賽人魔法石護身符」

如果你已經選擇吉普賽人魔法石為一個護身符,你是一個異常聰明的人。
對於任何出現在你面前的情勢你都有一種機伶的機智可以讓你觀察和作出正確的判斷去應付。
你也有很奇怪的美感,就是別人看起來很怪的圖案和設計你偏偏喜歡這種款式,而且穿在你身上就是很好看。
你的家是你的城堡,你喜歡帶著家某部分的東西跟著你跑
特別是那些可以讓你有安全感的物品,可能是張照片放在錢包裡
這照片可能是讓你看到會思念或崇拜的人或事物。
你有一種極其敏銳的自然觸覺本性。因此對你來說經常被撫摸的感覺很重要。
沒有這安撫的動作,你可能變得沮喪或者無精打采。

另外一場正面的辯論可以讓你清除任何消極負面的情緒一個機會
即使最激烈的討論也能使你感覺好多了。
一旦辯論(爭吵)結束,你不會再對為其它當事人懷有忿恨或者不好的感覺
當然,除非你的夥伴老是用這種方式激怒你的話,你就絕不會完全原諒他。
如果你輕易原諒冒犯你的人,你的信任感就不見了
因此你不能忘記這樣的教訓;這正是吉普賽人模式

想對你隱瞞祕密很難。
如果一旦被你發現有人對你刻意隱瞞某些事,除非你知道真相是什麼否則你會被逼瘋。
你凡事講求準確,凡事印證,並且佔有欲強。
挑戰去揭露祕密因而你會比其他人知道的更多更深。

你很少對一個偽君子表示尊重。說些甜言蜜語的話或是故意敷衍逗你的話都不能瞞得過你
因為你知道誰是真心對待你,因此這會讓其他人感到緊張,尤其當他們第一次認識你的時候。
可是關於你自己的部分你卻絕少提起讓別人知道。
你很像是一個神秘的入口被鎖住,可是沒有一把鑰匙可以打得開。
你有很多很神秘的感受和想法但是你不會對其他人說。
其中有一些是非常棒的創造性的想法,這想法終有一天會帶給你幸運。

你勤奮,帶有令人驚嘆的潛能。
同時你也很機靈和聰穎,但是你可能缺乏信心將這些創造性的想法發展和落實下來
(flesh them out)。

你傾向經常清洗你的雙手。
你簡直是無法容忍灰塵或者骯髒。
這種清潔的習慣反映古老的吉普賽人的信仰
那就是身體不乾淨會污染你的精神體或是會吸引來不乾淨的東西沾附。
可是你本身不是一個愛乾淨狂熱者。
換句話說,你不是這世界上最好的管家,你家可能是亂七八糟的
只有當你在冥想或是進行某些神聖的儀式時,你才會特別講究清潔把家裡打掃一遍。

如果你發展你天先的心靈能力,你將是一個非常好的神祕學家。
你喜歡研究各種神秘深奧的神秘學知識。
對你來說很重要的是必須在某一項你感興趣的事情上維持專注。
因為你具有多面向並且易於接受的特質
提醒你必須保持覺知明白太分散的結果會影響你成功的機會。

前世是吉普賽人的你帶來特別洞察的能力,讓你看起來有些令人產生謎樣的感覺。
請放心讓你自己自由自在地將自己的某部份顯露出來
特別是你想要跟對方建立更親密靠近關係的時候
放輕鬆,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會傷到你一點點的。
 
2017.01.19 Thu


29歲人生第一張X光,希望是這輩子最後一張。
連之前出國前的胸腔檢查都沒有照過,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差一點就要脫臼了嚇死老娘啦
以後還是要馬上去看醫生!
還做了針灸,雖然神奇的好得很快但是被扎針真是討皮痛啊。
無法言喻的治療之苦。
 
2017.01.14 Sat

Write a story including a set of three things
寫一則故事,裡面包含清單裡任何一組提到的三樣事物


一顆蘋果、一件毛衣、一個不像表面上看來那樣的口紅
An apple, a sweater, a tube of lipstick that is not what it seems

一顆特別的石頭、黑色、在山上走過雲朵
A special rock, the color black, walking through clouds whilst on a mountain

一條圍巾、一件包裹得很糟的禮物、一個吻
A scarf, a present wrapped very poorly, a kiss

煙火、壞掉的時鐘、舉杯
Fireworks, a broken clock, a toast

灑滿一地的碎紙、一種藥水、一個遺失的東西
Ripped up paper strewn across the floor, a potion, a lost item

一只用膠帶黏合的眼鏡、一支不見的電話、一隻小又凶的狗
A pair of glasses held together by tape, a missing phone, a small, mean, dog

一封很舊的信、一隻狼、一件傳家寶
A very old letter, a wolf, a family heirloom

雨滴、簽了名的泰迪熊、一張老舊到像布的相片
Raindrops, a singed teddybear, a photograph so worn it feels like fabric

睡到中午、一件被偷的珠寶、一個被下了毒的藥
Sleeping until midday, a stolen item of jewelry, a drug laced with poison

閃電、槍擊、玫瑰
Lightning strikes, gunshots, roses
 
2017.01.07 Sat

星球大战中您最喜爱的角色是谁?


I have a Ben,
I have a Kylo,
Uh!
Crylo Ren.

cast-member-gleeson-poses-revenant-hollywood-premiere_c969d74c-a558-11e5-8463-9460a1f5716a.jpg

---
不好笑XD這題好難回答。兩人我都喜憨wwww
 
2017.01.07 Sat

您会用哪三个词来描述您最要好的朋友?


Ben、Kylo Ren、表哥?
隨便都好。

他倆在餐廳外的露天座位百無聊賴。一個興致闌珊的掀著酒水單,一個咬著喝乾的咖啡紙杯杯沿,不知道望著天空中在瞧什麼,也許在尋找逃避對話的需要。

一年一次的家族聚會,家長組大遲到。這次誰開車多半可以猜中,最後應該又會以互相指著對方鼻子的雞飛狗跳方式粉墨登場,鏘鏘。不就是場晚餐,他們兩個這麼準時乖巧幹嘛?好像他們同時都沒有宇宙最不靠譜的親爹們一樣。畢竟人才不會只光年紀的成長而對時間產生較多的責任感,更多的是撒手一攤拂袖哈哈。

男侍出來打完兩趟招呼就留他們在這了,一男一女簡直像餐廳門口的無聊擺飾。再等下去出餐時間也只剩不到一個小時,他們可能要趕快思考後備方案,只好停止繼續”我才沒有假裝無視你”的沉默遊戲了。

「嘿Ben。」

對方一臉從遙遠的星球回來的樣子,迷茫一會後,緩慢的望向她。

「…Kylo。」

「好吧Kylo,最近怎樣?」

「…你確定我們要在他們還沒到之前開始這個嗎?」

「有差嗎,說嘛。」

「這樣待會要再說一次,很浪費時間。」

她翻了一個大白眼,從Ben/Kylo手中抽走那個可憐的備受折磨的紙杯。「我們現在難道不就正‧在‧浪費時間嗎?怎麼樣,你好嗎?」

「......好。」

「那算什麼回答蛤?用點心好嗎?」

「就,行,還行。呃妳還留著那個…」

「對,奇葩的髮型,這是藝術,謝謝關心。工作如何?」

「也還好。我還是覺得你對藝術有誤解,它們看起來還是像坨屎。」

「沒有人問你。然後是的,你看起來還是像坨混帳。」

兩個人對視,後一秒噴出笑聲。熟悉的友好感隨著打破的薄冰溢了上來。自從Ray偷偷休學、跟所有人不告而別,搬到另一個城市去追求新的人生目標後,她與Ben之間的連繫也尷尬淡化了。

倒不是說他們有因此吵架或失去音訊,只是簡訊留言與第三者轉達的他人生活大綱太短太沒真實感,間隔一長連主動都令人有點卻步。

不過Ben還是那個Ben,或者說Kylo Ren,就算改了稱呼樣子也沒有相差太多。五年前的事,當初也是鬧得轟轟烈烈。可惜並沒有在多了一個花名後就變得無敵帥氣之類的,依舊那副活屍模樣,對不上心的事情一概無視,只有在提到劇場的時候才會突然變身。

總得來說神情是有比較開朗,大概是某部分的背景被解套了,想想跟她自己做的事差不多一樣,逃離以後才學著開始思考人生。

「那你呢,一切還好?」

「不錯啊,很……自在?離開家的感覺和想像中還蠻不一樣的。」她斟酌了一下沒想到該怎麼形容。

「被現實生活蹂躪了嗎?」Ben訕笑。

「是被房租。不過找到工作以後好多了。」室友們也非常有趣。不過她還沒打算跟Ben分享這部分,她也還未猜透Finn與Poe,不如先享受現況再說。

「如果你有說,我可以支援你的。」

「謝謝啦,我沒問題的。」

他的表情看上去嚴肅又有點受傷。「我是指當你搬出去的時候。」

原來是這個話題嗎,啊哈。

「我不想說抱歉可是.…..好吧,我對那時候的自己很不滿意。可是沒有人幫得了我,離開是唯一能思考的最容易的事所以我就做了,就醬。」

「你可以至少提一聲的。」

「別忘了你當時在海的另一邊忙著排練呢,大演員。」

「我才沒有,那是一個非常微不足道的角色。是因為Phasma需要人手,時間太短、我甚至都不夠專業、你知道最愚蠢的是我的口音───」

Rey不禁苦笑。要想打斷Bne與他最要好的朋友(又稱自我嫌棄)之間的甜蜜共處是依舊是一件殘忍的事,嘖嘖。

「───Ben。」

「Kylo。」

「Okay, Kylo。」

「Rey,」他側過臉,一縷頭髮從閑散紮綁的馬尾小球掙出來,落在太陽穴邊。眼神看起來好認真。「你讓我覺得好心碎。去買第一輪酒我就原諒你。」

「啊哈哈哈哪裡偷來的爛台詞,這裡又不是Bar。再說等姑姑來你要點全部她都會記在帳下啦, Baby Ben Ben。」

Rey收到了一個來自黑暗面的死亡瞪視。她笑到整個人都要抖起來。後者忿忿地從她手中把紙杯搶了回去。

「我懷疑他們會來的及。我超餓的。我要吃肉。」

「我也餓了。」

「肉。」Ben揮舞他那厚長的大手指,比劃著想像中的空氣牛排。

「你覺得我們可以先點些前菜嗎?橄欖或起司之類的。」

「肉。」幻想中的啃咬切逐漸換成咬牙切齒,臉歪嘴斜的低吼。

不敢相信這個幼稚青年其實整整大了她7歲,年長應有的智慧都到哪裡去了?

Rey提起肩背包走進餐廳,向男應侍打了招呼點了加大的火腿冷盤與起司,又選了葡萄酒和一杯處女瑪莉,最後跟著服務生走回外面的位置。

「Bon appétit!」
「Bon appétit.」

他倆靜靜的用著餐。Ray看著Ben把餐具當無物,手指拎了片火腿就往嘴吧裡塞。吃法這麼不羈,一開始還裝模作樣披餐巾不曉得是在幹嘛。她忍不住想到BB8,看來只要好好教養,動物早就勝過兩隻腳站立的猴子了,瞧瞧這頭野獸。

「喔然後……我回去讀書了。」

Ben朝著她的方向瞟了過來。「我以為你不喜歡?」

「是我住的地方的社區大學,不是之前那所。讀風險管理。」

她本來還有點猶豫要不要提的。不過看到Ben,好像所有的戒心都無所謂了。晚一點也許還能在姑姑和爸爸面前替她稍微站點台。

「好玩嗎?」

「危機處理還蠻有趣的。跟體操比起來。」

「不意外,你太擅長那個了。轉換跑道好。」

Ben又拿了塊深色帶斑點的火腿捲起司。他的語氣和態度很隨意,但不隨便。總把別人(通常是Rey自己)覺得好像很嚴肅的事情總結得很輕鬆。她喝了一口略帶甘味的酒,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好久沒有覺得如此放鬆。

「你呢?最近有在排演什麼嗎?我爸說你有一小段時間沒上台了?」

「之前休息了一陣子,大部分是幕後。也做了點打工性質的木工。」

「舞台?」

「嗯,再半年我們有新劇碼要上,偶爾就幫忙一下。」

「喔喔快說!」她拿著叉子朝Ben那裏的空氣頤指氣使的戳。

「新的角色是……騎士,跟亞瑟王還有聖杯有關。會根據傳說走向但是劇本把背景搬到外太空上了,到時候也會讓觀眾參與,會有點互動性質實驗劇的走向吧。」

「酷斃了!那你們在太空上還會用劍嗎?!你超會那個的!」

「這個我不能講,不過到時候可以弄首演票給你。」

Ben神采奕奕的邊說邊撥弄著頭髮。在深色的髮絲之間,一剎那有個小小的亮點划過,她的視線跟著閃光的方向看了過去。

「───那是戒指嗎?!BEN?!」

對方愣了下,倉促的笑了,混混悶悶的喉音聽起來比剛才所有對話的感覺都溫暖許多。

「對方是怎麼樣的人!告訴我、我要看長相!什麼時候?!Bennnnnnnnnnnnnnn!」

1米9的成年男子瞬間變成靦腆男孩,微笑讓臉頰的痣們看起來都變可愛了。太可怕了,Ray決定她一定要趕快見見那個能讓Ben擺出既噁心又幸福表情的神奇魔法師。

「他是個…嘴吧很壞的人。但工作的時候很專業,是會讓人想要景仰的人。」

「…...喔不告訴我你沒有跟那個劇院老闆結婚了。」

「沒有。」他眨眨眼。「───但我們的。」

「天啊我真不知道該先為你開心還是為你捏把冷汗。拜託,你們千萬要永浴愛河,你死都不要離開他,這樣你就一輩子都不會失業了。」

「你好失禮。」Ben裝模作樣的特別用戴戒指的手掩住嘴,眼神笑意根本不像有被冒犯。

「大家會為你們高興的,操心跟就伴娘交給我好了。」

「婚禮務必請你換個髮型,不然Hux會拒絕讓你入場的。」

「反正最後會變成姑姑說了算的,放心吧。到時會是場控制狂與控制狂的史詩級混戰,頭等席我坐定了。」

「拜託不要。」相較Rey的異常興奮,Ben突然間看起來好絕望。

「……說到姑姑,他們也太久了。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Ben刷了刷他的手機。「我媽說要到了,你那裡呢?」

「不知道,爸爸早上電話完就沒有音訊了。」Rey打開自己的手機,發現差不多半個小時前有封新收到的訊息。打開之後她後失去淑女禮儀的哀號出來。

「喔我的天啊。」

「怎麼?」

「我爸說他趕不上了。要我跟Leia姑姑問Skype行不行,她會發瘋的。」

Rey的頭頂突然壓了隻大手下來,厚實磨蹭的手掌著實給了她一點安慰。她洩氣的把手機扔回包裏。

「我猜他可能沒趕上飛機?」

「我猜他可能根本就沒出門。」Rey一臉嫌棄問蒼天。

Ben把壓著她腦袋的手抽回,起身調整了大衣衣領。不得不說當這個人認認真真過起生活的時候是還挺人模人樣,粗曠外包了層文雅的皮。Rey真心搞不懂這個複雜的人,而那張臉正提起個邪惡微笑。。

「說真的你們Skywalker家到底怎麼回事啊?」

「我才想問問你們Skywalker家是在搞什麼咧。」

「上啊危機處理女俠!是時刻展現你的英勇了咻咻咻咻───」Ben似乎是想要表演披風飛天的姿態,可看上去像個游泳溺水的白癡。

「那是什麼狗屁東西───等一下我好像看到裘伊叔叔了,他───」

『───等等在你爸手上的那是披薩嗎?!!』

「我要去殺了他。」

「…我要來點酒,好多好多的酒。」

「你越來越像我媽了。」

「Becareful,Ben。」


---End.

2eed7eea9f639aa185def7161c6f6f09.jpg

我還是第一次寫到ASK超過字數,不知道中了什麼邪喔XD
 
2017.01.07 Sat

您希望谁是您的黑帮老大?


跟姘頭一起把Snoke弄進下水道,現在他是老大了。

domhnall-gleesonX.jpg
 
2017.01.07 Sat

您在街上发现的最美好的事物是什么?


Millicent.
(喵wwwwwww

ph-.png

 
2017.01.07 Sat

您听人说过的最奇怪的事是什么?


「你是什麼東西啊?」

小小尖尖的劍戳在Ben的鼻子上,持著縫衣針武器後頭的是迷你的小軍人,服裝五官跟他手中的小小劍那般精緻。氣憤鼓起的小臉彷彿下一秒就要跟他的頭髮一樣燃起火的顏色了,跟細細的音量和身影比起來還算是頗有氣勢。

「說話啊!我是第一秩序的Hux將軍,我命令你回答!」

劍尖左左右右刺著他的鼻翼,Ben覺得不妙,好像要打噴嚏了,他縮了縮臉。

自稱將軍的小小人被Ben起伏的頰肉推歪了一步,盯著旁邊騷動氣息開始呼呼的兩個黑洞,逐漸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tbc?

268078.jpg

班列佛遊記,小人崛起!(??
XDDDDDD我無法自持一直想寫這個!!!!還有大鼻子情聖哈哈哈